敖飞帆:俄"军队-2019"

文章来源:天吉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5日 18:45  阅读:1782  【字号:  】

也许,这玻璃笼住的世界很安全很温暖,不会有暴风雨的侵袭。不会有雷电肆虐,可这于人生而言,究竟是风景线,还是囚笼呢?

敖飞帆

那天,天空晴朗,万里无云。我背着书包,高高兴兴地往家走。走着走着,我发现几个学生蹲在树边,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干什么。顿时,我也来了兴趣,凑了过去。我一看,原来他们正在玩一只受伤的小鸟。我对他们说:让我玩一玩吧!他们答应了。

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学生,一次巨变,让我像一只惊弓之鸟,惶恐不安,成了这是小麻雀的代名词。转学对于大多数的孩子们来说,应该是羡慕的吧?不,并不是。面对新的环境,新的生活,新的面孔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陌生的,这使我感到彷徨,孤独,甚至,有时我会觉得这只是一场梦,醒来了就好了。为此,不与任何人沟通,就连父母也一样。离开的那天,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我自始至终都在提微笑面对每一个人,强颜欢笑也不过如此罢。

我爱看书,因为书就像一个五味瓶,带给我丰富的生活;又像一把钥匙,为我开启了智慧心灵的锁;也像一艘大船,带我驶入知识的海洋!

临近期末考试的复习阶段,母亲天天端来银耳莲子粥和核桃粥。其实我看得见她指甲丽音剥核桃而起的水泡。粥是香淡的,尤其是在严冬,坐在明亮的灯下,捧着一碗滚烫的粥,我总是无比放松,无比的惬意。母亲肯定是在这个时候,从我的言语神情中捕捉到了‘‘蛛丝马迹’’,比如在学校和老师较劲,与同学闹别扭,或最近学习情况怎样等。那天正享受着母亲为我做的香菇木耳粥,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便问正坐在我旁边看我吃饭的母亲:‘‘妈,您当时为什么会想起为我做粥?’’母亲缓慢的张开口:‘‘其实,那是你正在叛逆期,班主任经常找我谈你在学校的表现,你放学后又不回家,总是在外面和你同学玩,我也不敢对你说过激的话,怕你那一天真的不回来了,所以只能一边煮粥,一边等你回来。’’

你说:如果我是你,我一定不会像你一样谦让!在人与人之间的较量时,你总是放宽心,尽量地顾及别人的感受。可是你没有醒悟,那是比赛啊!一旦输掉一次就无法反败为胜的比赛啊!你太在乎别人了,为什么不能给自己留一个空间呢?为什么要一而再,再而三的让别人先走呢?你太谦让了,如果我是你,我一定会在保留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体谅别人的!你还说:如果我是你,我一定不会像你一样浪费光阴!在生活学习上,你总是懒懒散散,你喜欢享受世界,享受生活,甚至是一切,不希望自己被沉重的担子压得太紧,所以在完成了份内的事情外,更多的时间是在自己的愉悦支配下度过的。

时代在变,我们逐渐信仰的东西却也在变,别的国家都把传承下来的文化视若珍宝,而我们却在渐渐遗忘他们。低头族现在在大街上随处可见,人们都在低头玩手机,有些时候见了熟人,因为自己正在玩手机,不理不睬,这些人,我请问您,您把从中国传承下来的文化抛到了那里?难道因为现代科技比中国的文化有意思,就可以忘掉了他们吗?恰恰不能这样,因为没有古文化为中国打下现在的基础,就没有我们现在丰富美好的生活。




(责任编辑:裘梵好)